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新闻中心 / 新闻中心 / 查看文章

华光学子王功伟卖画救母 只为妈妈争一丝希望

作者:校友办公室 浏览次数: 544

华光校友们,如果你愿意帮助这个一心救母的孩子,献一点爱心,可以联系他:18259505990账号:6217-0018-2002-1041-722

户名:王秋明

开户行:建设银行福州分行津泰路分理处

53岁的王秋明躺在病床上,刚做完第一次化疗,身体很虚,眼里噙着泪花。

王功伟的油画作品(一)

 

王功伟的油画作品(二)

“我妈妈从小最疼我,有什么事情都不给我压力,这次她陷入绝望,我一定要为我妈妈争取一丝希望……如果能救我妈妈,我一定会用我下半辈子来回报这个社会!我相信人间还有真爱,请别让我看着我的妈妈绝望地走向死亡!”

我院从报纸得知王功伟给发封求助信,她的妈妈、53岁的王秋明上个月被查出乳腺癌,目前已切除右边乳房。但她的乳腺癌比别人的更严重,要控制它,需要用一种叫赫塞汀的药物,这种药一支2.3万元,一疗程就需30多万元。

王功伟想救他的母亲,无奈高昂的医疗费让他们一家手足无措。他捡起多年的画画基础,想靠义卖画攒钱救母,又怕母亲的身体等不了,和妹妹写了这封求救信,希望大家帮帮他们。

妈妈让他从小学画画 还为他的学费找人借钱

53岁的王秋明躺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病床上,由于头疼,额上和两边的太阳穴都贴着风痛贴。刚做完第一次化疗,身体很虚,她想起身招呼客人,但没有力气。儿子王功伟一早从泉州坐动车赶过来看她,因为现在泉州的汉堡店是一家人唯一的收入了,店不能关,他只能两边跑。

现在坐动车,王功伟再也不睡觉了,一路上留意两边的风景。不仅是看,要观察,他要看清每一片叶子和枝干的光影变化,把它们再现在画板上,为妈妈筹医药费。

王功伟从没有想过,小时候妈妈让他学画画,竟会以这样的形式发挥作用。他一直觉得学画画、跳舞和钢琴,证明自己家不比别人差,至少温饱不成问题。

2005年妈妈问他要不要上大学时,他没有多想,开口答应了,虽然当年他的成绩确实不好。

可是他不知道,那一年妈妈生意失败,开的快餐店生意也一直没起色。年近九旬的外公、外婆,一个中风,一个重病,都需要钱,家里根本交不起他的学费,那一年他的学费就是向许多亲戚借来的。

上大学后,他虽然花销不多,但每个月500元的生活费,只要他要,爸爸王宗科总是寄给他。他不知道有那么几个月,那500元是妈妈伸手向邻居借的。

不想给孩子压力 一夜跑50家网吧送160份餐

“他们还小,不想给他们压力,只要他们健康、开心就好。”躺在病床上的王秋明说。坐在一旁的王功伟哭了,有些埋怨地说:“你根本不用这样,如果我知道情况,我会再省一点,或者去打点工。”

2005年王秋明在洛阳开的服装店生意失败,原来借来的钱没还完就全赔进去了。为了生计,她又在工业区开了家快餐店,但工业区人少,生意也不好,快餐店后来改成汉堡店继续经营。同时有人建议她把快餐包好,夜里送到附近网吧去卖,很多熬夜上网的人会买,可以增加收入。

于是10年来,两口子每天夜里便往网吧送餐。每天中午12点,王宗科买些米粉、鱼丸、凉面、汉堡之类的材料回来,把这些东西都煮好,分装在快餐盒里,约160份,再分装在啤酒箱和泡沫箱里,共6箱。

晚上9点多,两口子把6箱快餐分别挂在摩托车两侧和后座上,王宗科载着王秋明,一车重量近200斤。

他们从洛阳出发,沿路的网吧一家不落,每家都进去卖。他们知道全市100多家网吧的具体地址,最远送到西湖、闽台缘博物馆一带。担心饭菜会凉或者闷着坏掉,两人总要提着一大袋来回跑,有的要跑三楼。送完一天的快餐,大约要跑50家网吧,这时都已近凌晨5点,不过好的时候一天能赚四五百元。

这让两口子更不愿停工了,即便是下雨天,甚至是台风天。

送餐路上爸爸摔断手骨 不让儿子帮忙母子总“吵架”

“台风天,风大雨大,一辆车200斤的重量,油门一加,轮子好像要飘起来,我要用力死命扶着,加上心脏不好,有时感觉快晕了。”王宗科说,雨天雨打在脸上,路都看不清。6个大箱子挂在车上,风一吹车晃得厉害,车把很难扶稳。

有一次两人刚出门不久,就被对向的车撞了,王宗科的左手骨被撞断。

没有王宗科当司机,王秋明的送餐路更难了。她只能骑电动车,可是电动车电量有限,只能送一半。

2012年王功伟回家帮忙看店,晚上12点关门后,他会打王秋明的电话,想去接班,“每次都要跟她争半天,她才会告诉我她送到哪里了”。

送完餐后,妈妈总是让王功伟先睡,因为早上9点他还要开店。“很多时候他自己就没睡,整理一下东西,直接去帮我开门了。”两人在病房里互相“怪罪”着。

王宗科说,母子俩经常这样拌嘴。“有时候功伟要去厨房帮忙洗碗,他妈不让,两人也会在厨房里吵半天。”王宗科说,儿子常常是被妈妈骂着出厨房的。儿子见妈妈累了,想帮她捏两下肩,但没捏两下,妈妈就说怕他手酸,不让他捏。

听爸爸说着这些,坐在病床边的王功伟掉着泪,不能自持。他说:“妈妈太累了,我一定得救她。”

“不能让妈妈走” 孝子欲卖油画救母

两个月前,王秋明被确诊患乳腺癌。从切除肿瘤术到昨天第一次化疗结束,已花费3万多元医药费。据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医生程宙介绍,化疗共需8个疗程,每个疗程约需1.1万元。

由于王秋明得的是HER⒉阳性乳腺癌,要控制病情,比较有效的办法就是赫塞汀靶向治疗,但国内一支赫塞汀的价格是2.3万元,治疗一年需要17次,这样下来,光药物一年就要39万元。

39万元对这个家庭来说不啻天文数字,但王功伟和家人都态度坚定:“一定要救妈妈!”

这两天为了保证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,王功伟在泉州看汉堡店,妈妈重点由爸爸照顾。除了看店外,他还在学油画,因为自小有美术功底,他学起来也快。他在网上下载教学视频,学了两天竟真的画出两幅油画。

在网上,王功伟找了60个公益组织和个人,希望通过卖油画为妈妈筹钱。虽然买家还没有出现,但中国书画教育研究院一名老师被他的救母行为所感动,将画寄给他,让他卖。

“我赚的钱不多,但我会尽力。最担心的就是妈妈的身体,病情不等人。”王功伟说,希望有人愿意买他的画,或者给予他一点帮助,“不要让妈妈走”。

 

更新时间:2015-04-15 14:47:29